《华夏酒报》:阿塞拜疆,这个葡萄酒国度,你一定不了解 阿塞拜疆葡萄酒中国推广中心 昨天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微信图片_20190927223559.jpg

提起葡萄酒国家,说到旧世界,大家往往会想到法国、意大利、西班牙,新世界则会想到美国、澳大利亚、南非、智利,而对阿塞拜疆,即使是资深葡萄酒爱好者也对之了解甚少。

其实,阿塞拜疆种植葡萄酿酒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2000前,属于葡萄种植和酿酒产业的古老国家。近年来,以出口为主的阿塞拜疆葡萄酒开始尝试进入中国市场,一些中国葡萄酒消费者也开始慢慢关注起这个位于高加索地区的神秘的葡萄酒国度。

微信图片_20190927223637.jpg

9月10日-18日,由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阿塞拜疆葡萄酒(中国)推广中心牵头组织的阿塞拜疆葡萄酒考察调研团一行深入阿塞拜疆7大产区,行程2000多公里,走访了14家有代表性的葡萄酒厂和葡萄酒酒庄,品尝了上百款半成品葡萄酒、成品葡萄酒、白兰地、石榴酒、伏特加。

作为唯一的行业媒体,《华夏酒报》记者应邀全程参加了此次考察活动。今天,请您跟随《华夏酒报》记者一起探秘阿塞拜疆葡萄酒产业。

微信图片_20190927223655.jpg

考察期间,本报记者将中英文双语版《华夏酒报》赠送给阿塞拜疆出口与投资促进基金会主席和阿塞拜疆各葡萄酒庄主,他们纷纷表示,希望以后在开拓中国市场中,借力《华夏酒报》这一宣传平台,让中国消费者更多了解阿塞拜疆葡萄酒文化。

总统领衔,誓将重拾昔日辉煌

葡萄酒的起源地,不是法国,也不是意大利,它起源于高加索山脉,位于高加索山脚下的阿塞拜疆是世界葡萄栽培和葡萄酒酿造的发源地之一,早在公元前2000年,这里的葡萄酒产业就已经很繁荣了。这是有据可查的历史。

微信图片_20190927223727.jpg

9月12日,在阿塞拜疆舍尔万产区ASPI葡萄酒有限公司的酒文化博物馆,《华夏酒报》记者有幸看到了相关的历史记载。

阿塞拜疆葡萄酒产业协会副主席Timur Mamedov先生对《华夏酒报》记者介绍说,前苏联斯大林时代,阿塞拜疆葡萄酒产业实现高度工业化、产量最大化的模式运作,阿塞拜疆葡萄酒产量占前苏联总产量的近1/3,阿塞拜疆每年向俄罗斯、白俄罗斯和波罗的海沿岸国家出口2000多万升葡萄酒,达到历史鼎盛时期;然而好景不长,到戈尔巴乔夫时代,由于实行禁酒政策,阿塞拜疆不得不大规模铲除葡萄园,据不完全统计,当时有38.5万公顷的葡萄园被毁掉,许多葡萄酒厂被迫转产,有的甚至倒闭,大量葡萄酒人才流失国外,阿塞拜疆葡萄酒产业受到重创,从此在国际市场上销声匿迹了很久。

微信图片_20190927223801.jpg

Goy Gol酒厂1880年建成的地下大酒窖

位于阿塞拜疆西部产区的Goy Gol酒厂始建于1860年,是阿塞拜疆最古老的葡萄酒生产企业。9月14日,在该酒厂,记者看到,1880年建成的地下大酒窖,长800米,深15米,总面积6000平米,分成13个小酒窖,据介绍,这里历史上最多储存过67万桶葡萄酒,从这里我们可以一窥当年阿塞拜疆葡萄酒鼎盛时期的风采。

微信图片_20190927223826.jpg

1982年建厂的Chaniant酒庄,通往地下大酒窖的长廊里陈列着诸多80年代的老酒,无言诉说着当年的辉煌。

9月16日,考察团一行来到位于阿塞拜疆东北产区Hamya山谷的Caspian Coast酒厂,据该厂酿酒师介绍,在前苏联鼎盛时代该酒厂曾拥有2万公顷葡萄园,目前却仅剩140公顷。

微信图片_20190927223841.jpg

阿塞拜疆出口与投资促进基金会主席Yusif Abdullayev先生

阿塞拜疆出口与投资促进基金会主席Yusif Abdullayev先生在与阿塞拜疆葡萄酒考察团成员座谈时表示,近几年,阿塞拜疆政府重视非石油行业的发展,重振葡萄酒行业呼声渐高。2013年,阿塞拜疆加入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OIV)之后,阿塞拜疆葡萄酒行业更是迎来崭新的一篇,明确了未来的发展目标:重新恢复其在全球葡萄酒市场的声誉。

据了解,2018年,阿塞拜疆现任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签署了《阿塞拜疆共和国2018-2025年期间葡萄酒酿造业国家发展计划》,旨在发展本国葡萄酒制造业,提高盈利能力和出口潜力。其中一项任务就是到2026年葡萄酒量出口将增加5倍。2017年阿塞拜疆葡萄酒产量为1000万升,出口375万升(价格1200美元/吨)。主要出口俄罗斯338万升,出口中国27万升。按照计划到2025年底葡萄酒出口量将达1875万升。

微信图片_20190927223902.jpg

在考察期间,《华夏酒报》记者切身感受到阿塞拜疆政府尤其是老总统盖达尔·阿利耶夫和现任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父子两任总统对葡萄酒产业的关注,许多酒厂都在显著位置悬挂有阿塞拜疆两代领导人到该厂视察的大幅照片,可见阿塞拜疆最高首脑对葡萄酒行业发展的重视程度。

微信图片_20190927223916.jpg

阿塞拜疆西部产区的Tovuz Baltiya酒厂是苏联解体后阿塞拜疆第一家生产葡萄酒和白兰地的生产商,9月14日,在该厂大酒窖里,70多岁的老酿酒师指着一个特殊的橡木桶对考察团成员回忆说:1997年,阿塞拜疆老总统曾专程视察该厂,并亲自封酒一桶,留下日后由其孙子开启该桶酒的遗嘱。

风土独特,凭借品质重塑形象

阿塞拜疆出口与投资促进基金会主席Yusif Abdullayev先生表示,1991年,阿塞拜疆恢复独立后,葡萄酒行业从前苏联的单纯注重产量向注重品质转变,越来越重视产品质量和独特风味。

微信图片_20190927223931.jpg

“对于葡萄酒企业来说,最重要的是风土,佳酿成功80%来自土地,我们始终坚持按照酒庄酒的标准生产葡萄酒,凭借高品质重现阿塞拜疆昔日辉煌。”9月12日,阿塞拜疆葡萄酒产业协会副主席Timur Mamedov先生如此对考察代表团成员强调。

微信图片_20190927223950.jpg

Timur Mamedov先生向考察代表团成员介绍说,从葡萄园的选址和管理、葡萄酒的酿造和包装,每一处细节都严格把控。近年来政府大力支持,多家酒庄采用欧盟顶级设备,聘用富有经验的外籍酿酒师,像Calilabad Sarab-2 ASC酒厂就是聘用来自格鲁吉亚的著名飞行酿酒师David Maisuradze,Chabiant酒厂聘用意大利酿酒师Andrea Uliva,一切有利的条件造就了现在阿塞拜疆葡萄酒质量不亚于其他产区国家,其葡萄酒品质正逐渐得到国际市场的认可,不同酒庄已出口到俄罗斯、德国、波兰等地,多家酒庄已经陆续进入中国市场。

微信图片_20190927224006.jpg

据阿塞拜疆西部产区ShargUlduzu有限公司出口经理Sinan Alirzayev先生介绍,阿塞拜疆是许多葡萄品种的原产地,拥有200多种酿酒白葡萄品种和鲜食葡萄品种,品种的多样性带来了葡萄酒风格的多样性。越来越多的阿塞拜疆葡萄酒厂推出了他们的原生葡萄品种,如白羽、拜恩西拉等白葡萄品种和马特拉萨等红葡萄品种。

微信图片_20190927224009.jpg

在阿塞拜疆伊斯梅尔雷区地区的Chabiant酒厂,意大利酿酒师Andrea Uliva将马特拉萨和拜恩西拉等当地葡萄品种嫁接到该酒厂257公顷的葡萄藤上,他欲重塑Chabiant庄园的新形象和新品牌,助其在国际葡萄酒市场上赢得良好声誉。他说:“在苏联时期,葡萄园中的葡萄品种是混杂的,因为当时的重点放在产量上,而忽视了品种,但今天我们反其道行之,对葡萄园的严格管理。”

微信图片_20190927224034.jpg

在品鉴了上百款阿塞拜疆葡萄酒后,考察团成员一致认为,阿塞拜疆葡萄酒中含有丰富单宁酸和维生素,传统的酿造工艺下,葡萄酒中多酚含量和胡萝卜素含量很高,口感清香醇厚。

微信图片_20190927224055.jpg

传统的陶罐酿酒工艺让考察团成员跃跃欲试

给考察团成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仅有原生葡萄品种、葡萄酒多样性以及现代化生产设备,还有独特而古老的传统工艺。在MARANDI酒厂,阿塞拜疆独特的传统陶罐酿酒工艺吸引了每一位考察团成员,苏州川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戴琳说,“我印象很深的是当地的几个地下陶罐酿酒,历史悠久,非常有特色,很有味道。还有就是虽然感觉国土面积不大,但是似乎每个酒庄在气候、水、土壤都有差异,所以也算是风情万种,各有特色。”

微信图片_20190927224114.jpg

一带一路,搭建中阿交流平台

阿塞拜疆出口与投资促进基金会主席Yusif Abdullayev先生对考察团一行表示,中国拥有巨大的消费市场,中国消费者对阿塞拜疆葡萄酒的了解和消费对阿塞拜疆葡萄酒产业起着很大的推动作用,发展与中国的经贸关系,对阿塞拜疆扩大葡萄酒出口具有重要意义,也期望能有更多的进口商将阿塞拜疆的葡萄酒文化和葡萄酒带到中国,并希望通过葡萄酒这一载体,能更好地向中国消费者传播阿塞拜疆文化。

此外,他还透露,今年阿塞拜疆葡萄酒将参加11月5日2019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和2020年的成都全国春季糖酒会,方便消费者的品尝。

微信图片_20190927224131.jpg
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国际合作与贸易发展部副主任于彬博士告诉《华夏酒报》记者:阿塞拜疆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近年来,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阿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等各方面交流日益密切,我们此次考察的Calilabad Sarab-2 ASC酒厂和Sharg Ulduzu有限公司就位于古丝绸之路旁,见证着“一带一路”的奇迹。阿塞拜疆葡萄酒(中国)推广中心落户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就是响应“一带一路”倡议,促进双边葡萄酒产业发展的重要成果,也是双方探索阿塞拜疆葡萄酒文化在华教育、文化推广的全新尝试,它将进一步促进阿塞拜疆葡萄酒进入中国市场。这次阿塞拜疆葡萄酒考察活动,就是受阿塞拜疆驻华大使馆商务代表处与阿塞拜疆出口与投资促进基金会的邀请,推广中心携国内主流媒体及进口商代表对阿塞拜疆主要葡萄酒产区和酒庄进行调研考察。

微信图片_20190927224148.jpg

阿塞拜疆有超过120家酿酒企业,本次活动调研考察了14家代表性酒庄,品鉴了企业上百种酒款,并与企业负责人就葡萄种植、葡萄酒酿造、市场开拓等方面进行深入交流。通过实地考察,代表团对阿塞拜疆葡萄酒产业的历史和现状有了深入的了解,也为进口商提供了更多的选择机会。

微信图片_20190927224220.jpg

ShargUlduzu有限公司老庄主和他的儿子、侄子一起热情接待来自中国的考察团

9月14日,考察团一行来到阿塞拜疆西部产区的ShargUlduzu有限公司,老庄主的侄子Sinan Alirzayev先生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该公司的葡萄酒产品已经成功打入中国市场,一颗”东方之星“正在中国市场冉冉升起。

微信图片_20190927224234.jpg
作为考察团进口商成员、新疆圣泰克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圣明认为:阿塞拜疆酿造的葡萄酒芬芳浓郁,很适合中国消费者饮用。我们公司处在“一带一路”核心区,具有得天独厚的贸易区位优势,中国新疆地区的风土人情、饮食习惯与阿塞拜疆颇有相通之处,希望以后有机会能把阿塞拜疆葡萄酒引进新疆市场,让更多中国人品尝到高品质的阿塞拜疆葡萄酒。微信图片_20190927224240.jpg

“阿塞拜疆有着得天独厚的气候,非常适合种植葡萄,由于历史原因,曾经辉煌的葡萄酒产业受到重创。在新总统的葡萄酒产业新战略下,葡萄酒产业在阿塞拜疆正在风风火火的恢复中,相信假以时日,阿塞拜疆很多特有的葡萄酒品种一定会有一大堆中国的粉丝。”考察团成员、独立投资人邹利峰对此充满信心。

微信图片_20190927224310.jpg

在考察过程中,通过对该国酒业历史和现状的了解,考察团成员、《中国质量万里行》杂志社编辑部主任菅保珠认为,“阿塞拜疆葡萄酒在有些方面值得中国葡萄酒行业借鉴和思考,如政策的连续性以及在品牌的培育过程中,酒厂遍地开花之后,应优选打造最具特点和优势的品类或品种,并在市场营销方面,增强葡萄酒的文化含量,如此才能更精确地进入具有时尚色彩和阶层消费特点的中高端市场,从而使优质产品体现最大价值。”

1569594624(1).png